没有响声的测度
空庭星露暗香消,冷荧荧,烟外飘
2013-12-26  

裸或不裸

再会朗西:

先容许我说一件不相干的事。曾经去过一个印度小城,城里有一座庙,叫Golden Temple,供锡克教教徒膜拜。通体鎏金,坐落于圣水池中,颇为威严。与庙一体,还有白天黑夜不停供应的免费奶茶、饭食,以及免费住宿。一开始有些犹豫,对于宗教总是抱有敬而远之的态度。碰巧有个特别热心的老人,带着我们转了一圈。我问他,这里都是锡克教教徒吗?老人说,不是,只要你愿意来,就可以来。然后他说,这里的住宿和饭食也不仅仅是为锡克教教徒准备的,只要做到“尊重”,就可以吃饭,就可以住宿。 


——“这座庙不仅是我们的,它是所有人的。” 


(我已经不太记得原话了,但大意如上。) 


我想,在虔诚的教徒之外,未必仅有我一个只是想看看顺便蹭吃蹭喝的人,而他们只要求我们赤脚和带上头巾。 


不论什么事物,在其影响力逐渐扩大的过程中,必然伴随着参与者从单一性到多元化,也必然伴随着对这种多元化的争论。有意思的是,争论本身也成为了这种多元化的一部分。看不见的未必是不好的,看见的也未必是全部,我们都是隔着碎片凝视这个世界。 


凯文·凯利在其巨著《失控》里写到过有人试图恢复被破坏的原野,但最后也没能成功,最后意识到原因很可能是——在原野自然生成的过程中有一些物种产生而后消失了,这些物种的消失对于生态系统至关重要。我们无法恢复原野,因为我们无法把消失的物种找回来再让它们消失一次。 


自然界容纳万物,并在演化进程中得到一些失去一些,得到的未必是好的,失去的未必就是坏的,一切只是在自然规律中衍生或消亡,但缺少其中任何东西,我们都不会看到今日的自然界。 


对于文学艺术亦是如此,我相信当前Lofter里的裸照,一定是有人因为热爱摄影而去发布,也不乏有人为了夺人眼球而发布。文字也是,一定是有人有感而发,也一定有人为了别人的赞许而绞尽脑汁。这没有什么好与不好,道德与不道德,在争论的过程中,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合适的,什么是不合适的,但未来知道。这些存在都很重要,因为这一切都在塑造着未来的文学艺术。就像原野上消失的物种,它们并非不好,反而对于当今原野的形成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 


我们惶恐不安,或是我们热烈狂欢,都在那么一条隐秘的宇宙规律中向着好的方向前行。

评论
热度(23)
  1. 流彩圆汤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存在即合理
  2. 没有响声的测度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如其所是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